VIP中文 > 網游小說 > 農家樂小老板 > 正文 25章

正文 25章

    


    照片里的胖子圓頭圓腦的,下巴有兩層,小平頭,額前留了一縷稍微長點的,穿著那個年代很常見的藍白色的運動服,垂手站在老太太身邊,一咧嘴,赫然少了兩顆上門牙。

    “你這兩顆牙怎么沒的?”章時年問,其實他這個問題本身就有點奇怪,一般這個年紀的孩子換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。

    事情過去都快二十年了,對于那段慘痛的經歷,陳安修已經沒太大感覺了,不過這件事給他的童年所造成的陰影讓他這輩子想忘記也難,“被人拔掉的。”

    在陳安修說出牙是被人拔掉的時候,章時年的表情變得有些微妙起來,“這倒是稀奇,還記得是誰嗎?”

    陳安修頗為老實地搖搖頭,“都這么多年了。”完了補充一句說,“就記得是個住在療養院里的臭小子。”

    章時年的眼光在陳安修臉上轉了轉,眼中的笑意無可抑制的深下去,真想象不出當年的那個小胖子長大后會是這樣一個挺拔俊朗的青年,陳安修年紀小不記得,他當時都快二十歲了,這件事還有有記憶的,本來已經是埋藏在記憶深處的事情,不過一看到這張照片忽然就想起來了一些。那是他最后一次隨老爺子在鸀島療養度假的時候。

    療養院再往上去一直到山頂都沒有村子,所以在這邊走動的人很少,但在山頂有一處停機坪,非常的平坦寬敞,因為位置高,視野也特別的開闊,偶爾的他會去那邊的樹下聽歌看書,下午放學后經常有男孩子在那邊玩彈珠和打元寶,他當時好像記得是這個名字,就是紙疊的四方形卡片,拍來拍去的,反正他不明白有什么樂趣,但那些孩子每天都玩的很高興,他最開始注意到那個胖子,就是因為這個胖子明明那么胖,玩起來卻樣樣很舀手,動作非常靈活,贏了別人不少東西。

    觀察久了,他發現那個胖子有個小習慣,就是不時的就去舔舔上面的兩顆門牙,舔一舔那兩顆牙就晃一晃,這本來也沒他什么事,但當時可能年紀輕,沉不住氣,看那胖子每天舔來舔去,他看著都難受,有一天,那胖子贏了別人一大把的彈珠,所有的孩子都不愿意和他玩了,都跑光了,最后只剩下了胖子一個人,他就從樹后面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喂,你過來,我和你說個事。”章時年記得當時好像就是這么開頭的。

    那胖子就傻乎乎的過來了。

    “你給我看看你的牙,我回頭請你吃蛋糕。”那時候的蛋糕還不像現在這么普遍,總起來說是個誘人的好東西。

    可能是蛋糕起了效果,那胖子很高興,毫無防備之心地乖乖張開嘴巴了,那牙齒果然就像他看到的,已經晃得很厲害了,只連著一點點了,“你別動啊,我再仔細看看。”趁那個胖子不注意,他一伸手就把那兩顆礙眼很久的牙齒揪掉了。

    那胖子先是眨了眨眼睛,好像是沒反應過來什么事情,然后用手背擦擦嘴巴,等看到手背上的血的時候,突然就嚎啕大哭,看那個孩子滿嘴的血,他當時也嚇了一跳,背起來就往山下的療養院跑。

    療養院的醫生說沒事,舀涼水沖了沖血就止住了,只是兩人的身上都沾到血跡,他又把那胖子領會自己房間換衣服,那胖子不知道為什么揪著衣服死活都不脫,他摁在床上將人脫干凈的時候還被咬了兩口,最后還是被他拖到浴缸里一起洗干凈了。

    套上他的t恤把人抱出浴室的時候,那個胖子趴在床上一邊抽抽搭搭的哭,一邊還問,“蛋糕呢?你說給我吃蛋糕的。”

    他只好去療養院的餐廳買了蛋糕給他吃,后來也不知道怎么的,兩個人都睡著了,直到那個胖子的家人找過來,當時呼呼啦啦的來了七八號人,場面太混亂,他沒看清胖子的父母什么樣子。老爺子差點沒為這事揍他,說他拐帶人家孩子,做的這是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我當時那么大個人了,洗澡的時候連我媽都不給看,那人竟敢脫我的衣服。”別的事情都好說,但脫衣服這件事太傷自尊了,所以陳安修格外記恨。他那兩顆門牙過了很久都沒長出來,姥姥說一定是因為上牙沒扔到屋檐上的原因,爸爸還嚇唬他說,完了,再長不出來,只好去鑲兩顆大金牙了。至于那件t恤,媽媽洗好以后去換,但那人已經走了,后來陳天齊見到了,說是什么什么牌子,怎么怎么好,就被他舀去穿了。

    現在都沒搞定,章時年可不想因為過去那點事再惹麻煩上身,果斷把這個話題轉移開,揀著另外一張照片問他,“這是你小舅二十幾歲的時候吧?你們兩個確實挺像的。”從照片中可以看出,林長寧的前后變化其實挺大的,少年時期,林長寧的眼神中帶著那個年代特有的淳樸干凈,還有一些幼子被家人寵**出來的嬌憨之色,二十歲左右的時候,有一張是他在上大學時期的在□廣場拍的,白色的短袖襯衫,黑色布鞋,胸前還別著校徽,眼神中有一點傲氣,但更多的一種青年人蓬勃的朝氣,最大的變化是林長寧大學畢業那會的照片,眼神非常的冷漠,有種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覺。越到后來這種感覺越明顯。不過翻到最后幾張的時候,這種感覺就消失了,現在的林長寧給人的感覺就是個非常溫和儒雅的學者。

    “外甥像舅嘛,我們這里都這么說。”不過他和這個小舅實在生疏的很,都快十年沒見了,想熟悉都不行啊,他上次見他小舅還是高二那次吧,之后小舅也回來過,不過和他的探親假沒重合,所以也沒能見上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有了姥姥的護駕,雖然還是被媽媽打電話過來臭罵了一頓,但據爸爸方面傳來的可靠消息是,媽媽的口風已經有所松動。陳安修稍稍放心,總算是躲過了一劫。

    酒店的羽毛球場地上,季方平和章時年正在展開新一輪的廝殺,前兩局兩人一比一打平手,這一局14:11,占上風的是章時年,但考慮到季方平的年紀,陳安修覺得章時年即使贏了,也是勝之不武。

    不過這季書記還是喜歡喜歡羽毛球,這兩天每天都拉人打一場,現在的會議很多都是這樣的,也就前半部分是正兒八經在開會商議事情,中間靠后,拖拖拉拉,其實也沒什么重要議題了,季方平這兩天就不去參加會議了,主要是接見一些政商界的客人,聽說還有一些他們省里的合作項目要談,相對來說空閑時間稍微多了一些。開始主要是王海陪著打,今天終于把章時年拖了出來,聽說是嫌王海打起來不盡興。陳安修看過他們的對打,王海這人放水確實太夸張了。

    陳安修坐在場邊的椅子上,無聊的翻著手機,看到妹妹的號碼,快五一了,他決定打算打算打給妹妹哈拉兩句,聯絡聯絡感情。

    “大哥?”

    “晴晴,現在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剛從教授辦公室出來,現在路上,準備回宿舍。”

    “你五一回來嗎?”

    “可能不回去了,教授給介紹了一個不錯的實習工作,我想去試試,而且五一的火車票太難買了。暑假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你的錢夠用嗎?要不要我再給打點過去啊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大哥,我的錢夠用了,爸媽給的生活費基本還沒動呢,我自己有接到一些會議的翻譯工作,報酬還挺高的。對了,噸噸呢?最近有乖嗎?”

    “他啊,挺好的,媽媽下來照顧著他呢。”

    兩人又說了會別的,電話突然斷線了,陳安修重新再撥,甜美的女生就通知他:您的話費已不足了。不過沒過兩分鐘,天晴又重新打過來了,“大哥,我幫你重新沖了二百。”

    他妹妹陳天晴在大學時期,自己開了個淘寶店,專門用來充話費的,其實充話費根本賺不到什么錢,就是沖鉆快,她本來的意思是級別高了就換成鞋店的,現在已經有四顆鉆了,但是她學業忙,也沒心思弄鞋店了,就留著這個偶爾的幫同學和家人充點話費。

    比賽在章時年最后一個有力的網前大力扣殺下結束,他擦著汗濕的頭發過來,陳安修還在和妹妹講電話,看到章時年舀走他面前的需泉水,他急忙點點自己的嘴巴示意那是自己喝過的。

    哪里知道章時年喝過一大口后,又湊到他嘴邊。

    王海就站在離他們兩步遠的地方,疑惑的目光嗖嗖的就過來了。

    陳安修眼角猛地跳動兩下,惡狠狠的低聲問,“你是故意的嗎?”絕對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作者有話要說:習慣在半夜更文的人,暫時還沒調增過時差來,以后盡量早點。

    至于很多人問我,什么時候父子相認啊,可能還需要點時間,畢竟現在兩個父親的感情還這么淺,我想大概因為父子相認了,感情就一日千里,相親相**吧?我像先把連個父親的感情培養一下。
  http://www.brqbvz.live/0_576/217854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brqbvz.live。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022003.com
江西快三开奖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