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P中文 > 歷史小說 > 明朝敗家子 > 正文 第一千五百一十二章:吃香喝辣

正文 第一千五百一十二章:吃香喝辣

    弘治皇帝頷首點頭,表示了贊許。

    若是別人說這個,弘治皇帝難免覺得此人定是溜須拍馬,夸夸其談之輩。

    可方繼藩說要赴湯蹈火,繼之以死,弘治皇帝卻還是頗為相信的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心情不錯,屏退了群臣,將朱厚照和方繼藩留下,細細的問過了這商號的事,他努力的理解商號的運行原理,也不禁為之贊嘆。

    許多人只想著,人與人物品交換著換銀子,又或者是從地里刨出糧食來換錢,更有甚者,通過搶掠了掙銀子,可誰能想到,制定標準掙來源源不斷的銀子呢。

    “這商道倒是越來越有意思了。”弘治皇帝笑了笑,而后看向方繼藩,道:“卿家是怎么想出來的?”

    方繼藩道:“兒臣在陛下身邊,耳濡目染,豈有不開竅之理,吾皇圣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忙壓手:“罷罷罷,朕部再問了。”他無奈的搖搖頭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隨即又道:“朕現在細細思來,你們之所以能做成這個買賣,無非……就是利用了人信罷了。商賈們交易,難免會有諸多的不便,也難以輕易產生信任,因而,耗費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,去討價還價,或是勾心斗角,你們建立了標準,廣泛采購,最后再以公平的價格鋪貨,本質而言,是商賈們信任你們啊。太子方才說,商號的主旨,便是帶著所有合作的商賈一起發財,一起來掙銀子,你們有肉吃,也一定想盡辦法,讓他們吃肉,這……才是真正的商道,商道不是狡詐之術,真正立足的,還是信用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笑起來:“這一個信用,價值萬金。可見,太子比從前,是穩健許多了。其實做天子,又合唱不是如此呢,若是人人從天子身上,得不到好處,這江山社稷,也就該破碎了。要讓人們效忠天子,便是要人安居樂業,讓他們深信,他們若是有了冤屈,皇帝能令他們沉冤得雪。若是遇到了賊寇,皇帝能為他們討賊,保他們平安。若是他們遇到了災情,皇帝能下旨賑災,不叫他們餓死。只有讓臣民們深信這些,這太平盛世,方才不遠,這皇帝,方為好皇帝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顯得不自然,連連點頭:“父皇說的是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便看他一眼:“怎么見你小心翼翼的,怎么,真怕真食言反悔?你放心便是,好好辦差,商號和朕一丁點關系都沒有,你要想商賈之所想,那便好好去做,要讓人信服你,就如你所言的一樣,男人一諾千金,既是要帶著這些商戶發財,那一定要讓他們賺的盆滿缽滿才好,好了,退下,免得你見了朕,如貓見了老鼠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這才咧嘴笑了:“父皇教誨的是,兒臣一定……一定好好干。”

    他和方繼藩,就好像懷著金元寶走夜路的孩子,聽了弘治皇帝準他們告退,便一溜煙的忙是出宮,仿佛弘治皇帝是強盜一般。

    “真是奇怪啊。”朱厚照禁不住道:“老方,你難道沒有察覺,今日父皇格外的的大氣,本宮還一直在擔心,他又插手呢,他雖每一次都說君無戲言,可本宮太了解父皇了,咱們掙這么多銀子,他甘心?”

    方繼藩卻是一副智者的模樣,用關愛智障的眼神看著朱厚照,隨即道:“殿下啊殿下,這一切都來源于臣的布置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朱厚照不解的看著方繼藩。

    方繼藩正色道:“陛下的銀子,將來還不是殿下的,陛下雖愛財,可是他真正關愛的,卻是江山永續啊,否則,要這么多銀子做什么?咱們這個買賣,和別的買賣不同,朝廷歷來不信任商賈,而這興國商號,卻借此控制了天下的商戶,這既能令陛下和百官們放心一些,同時對陛下而言,這也是一次對太子殿下的磨礪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樂了:“只要他不來管著本宮就好,咱們好好的掙銀子便是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對于銀子,有一種發自內心的渴望。

    或許是窮瘋了。

    待二人說說笑笑到了午門,卻見一人在午門外頭,來回踱步,一看到太子和方繼藩出來,立即上前,下拜:“下官見過殿下,見過齊國公。“

    細細一看,此人竟是陳彤。

    陳彤如今成了尚書,地位顯赫,將來的前途,自然不可限量,他思來想去,這還不是因為太子殿下和齊國公對自己的關照嗎?

    若非是跟著太子和齊國公干,只怕自己一輩子,還是井底之蛙,不知天高地厚,更不可能,會有今日的際遇吧。

    從閻王殿里走了一圈,他心里真是感慨萬千,因而,在此候著朱厚照和方繼藩,先行了大禮,隨即道:“太子殿下和齊國公大恩大德,下官至死,也是銘記于心,這輩子下官當牛做馬,也難報萬一。”

    這話就有些夸張了。

    朱厚照和方繼藩相視一笑。

    方繼藩便嘆道:“好啦,不要如此,我早說過,我一向很看欣賞你,你好好在商號中辦差,便算是報答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下官一定竭盡所能。”

    “是了,那個叫什么什么劉凱之的,可是御史?”

    方繼藩突然想起了什么。

    陳彤一愣,隨即道:“他乃禮部郎中,哎,說起來,此人和下官,從前還算是莫逆之交,既是同年,又曾共事……”

    朱厚照咬牙切齒道:“既從前是朋友,不曾想今日卻要將朋友置之死地,老方,你放心,本宮就不是這樣的人。”

    方繼藩打了個寒顫:“太子殿下為何突然著重說自己不是這樣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這是怕你誤會。”朱厚照道。

    方繼藩卻覺得怪怪的,不過……那劉凱之……確實不是東西啊。

    “我太生氣了。”方繼藩道:“我最討厭的便是做朋友的,恩將仇報,這樣的人,狼心狗肺,豬狗不如,我回去之后,查一查他欠了錢莊多少銀子,若是欠了貸,少不得叫人催一催。倘若是沒有賒欠,那便更可怕了,他買宅子的銀子是從何而來的?十之八九,定是贓錢,我方繼藩嫉惡如仇,定要讓京察使,好好查一查他。”

    陳彤只當齊國公是想為自己報仇雪恨,千恩萬謝,心里感慨,難怪這么多人愿意跟著方繼藩,這宦海中的人,沒一個靠得住,可跟著齊國公就不同了,跟在后頭吃香喝辣便是。


  http://www.brqbvz.live/68_68986/31658963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brqbvz.live。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022003.com
江西快三开奖走势图